联系我们
地址:
电话:
热线:
传真:
邮箱:
行业资讯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华为消费者业务进击全球第一 荣耀赵明却说:惶

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时间:2019-05-02 15:59

  

徨者生存根植于华为的文化体系。在高歌猛进的时候,华为自上而下都会有一种不可靠的警觉。

在华为2018年年报里,消费者业务耀眼,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微博表示:“华为消费者业务已经发展到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。”他还定下了未来的目标——华为单品牌要做到全球第一,荣耀品牌做到中国前二,全球前四。

华为、荣耀双品牌战略,令华为在不断萎缩的手机市场上攻城略地,前景一片光明。但消费者业务的崛起,也让华为从未像现在这样被放在聚光灯和放大镜之下。

“我们其实很焦虑。”荣耀总裁赵明对《中国企业家》如是说。

“空中飞人”赵明依然忙碌,行程满满。4月26日傍晚,他刚落地昆明,就要赶着与云南当地合作伙伴碰面,并在第二天参加荣耀Life潮玩店的开幕。

赵明的睡眠时间一再压缩,休息时间推迟到了凌晨,却经常要在早晨8起来参加晨会、赶航班。即便如此,他尽力保证6小时睡眠之外能见缝插针地跑上几公里减压。

徨者生存根植于华为的文化体系。

“在高歌猛进的时候,我们自上而下都会有一种不可靠的警觉。”赵明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船大调头慢,越是在顺利的时候,越要考虑可能潜在的风险。

反之亦然。

2018年,华为经历了巨大的外部压力,创始人任正非却视此为团结内部的契机。他认为,华为经历了30年打拼,最初的团队正在惰怠、衰落,很多中高级干部拥有了足够金钱就丧失了斗志。堡垒会从内部被攻破,但是当压力来自外部的时候,堡垒往往会加强。

竞争也要克制。

赵明直言,不敢生死看淡,只求持续“活着”。

华为内部并不避讳谈论“死亡”,作为To B基因较强的公司,“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格和机会去服务消费者”。赵明强调,“华为终有一天会倒下的,我们的努力是让这一天晚点到来。”

大象亦能跳舞

百年IT巨头IBM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变得老迈蹒跚,高额亏损将这个蓝色巨人拖入被拆分的悬崖边。IBM前董事长郭士纳接手这件公司后,针对大公司的弊病进行一系列革新,业务随之转型,成功令“风烛残年”的IBM摆脱亏损,公司股票上涨1200%。

IBM的成功转型,是大公司求生欲的典型。这段经历被郭士纳写成一本《谁说大象不能跳舞?》,华为的管理团队都学习过这本书。

在国内市场一马当先的华为,时刻警惕着“巨人病”。

调研机构赛诺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一季度,中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华为以20.1%居首,Ov紧随其后,荣耀以15.1%超过苹果位列第四,老对手小米下滑至第六,市场份额为10.9%。

“第几又能怎样?”赵明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说,当你越来越大,越来越强的时候,反倒步伐要轻盈,不要背太多的包袱。

2019年,用赵明的话来说,是手机厂商亮出底线的一年。国内市场进一步收缩。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,2019年3月,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2837.3万部,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2693.6万部,同比下降4.1%。

小米拆分子品牌红米Redmi,意图实现品牌跃升,vivo推出新品牌IQOO阻击小米,OPPO召回在海外风生水起的子品牌Realme,剑指荣耀。

攻擂者斗志昂扬,守擂者沉默谨慎。

赵明透露,整个公司对“荣耀成为全球第四”这个目标都非常兴奋,“海外的兄弟们有种创业开公司的感觉”。

荣耀也在回归最基础性的东西。

“不能够做太多快赢,如果做快赢的东西尝到甜头,就像嗑药一样,觉得这个东西流量来了,就用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。你如果过分依赖这些,反倒失去了构建核心能力的最佳时期。”赵明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在赵明眼里,荣耀眼下要做好两件事:一是打磨极具竞争力的产品,二是与线下合作伙伴和消费者更近距离、更优质地沟通。这些事情不一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,但要长远考虑,确保每一步走得健康。

而对于华为,从全球角度看,三星和苹果依然是它需要超越的坎。

任正非在内部强调“洼地心态”和“海绵心态”,即要有危机意识,不断学习和进步。这体现在技术研发上,就是华为的技术“蓄水池”。

“我们过去的科研投资更多注重工程技术创新,在工程技术上领先了世界;现在我们更多重视理论上的创新,为十年、二十年以后大规模的战略布局,在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脑神经、脑科学等学科的布局,未来十年、二十年我们的竞争能力会更强。”任正非在接受CNN采访时说道,华为在科研上的投资处于世界前5名,却陷入了“贫穷”局面。

为了摆脱“贫穷”,任正非话锋一转,说要像苹果学习,提高产品价格,不以低价挤压市场,给对手竞争空间。

摸索克制的边界

手机厂商赌的下一个风口是物联网。

智能家居市场的火热或许是一个缩影。IDC报告显示,2018年中国智能家居市场累计出货近1.5亿台,同比增长36.7%,2023年市场规模预计接近5亿台。

1月14日,OPPO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,推出子品牌“智美心品”,计划建立开放性loT平台;华为做电视终端的新闻频传,官方态度暧昧不明;4月下旬,小米推出电视、空调新品,雷军在微信公号里撰文称,大家电是小米今年AIoT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玩家纷纷加入市场,荣耀却一再保持克制。

荣耀打造的生态圈,一个是IoT的生态,另一个是互联网的生态。IoT方面,荣耀的打法与华为一样,通过HiLink接入合作伙伴;互联网方面,则是跟互联网的厂家进行合作形成绿色联盟。

“绿盟的系统核心会让整个APP的使用更加安全高效,对大家来讲也是自我约束,这是荣耀手机率先发起的。”赵明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如果侵占合作伙伴的利益,合作很容易破裂,荣耀的合作方式是与合作伙伴共同提供一个服务给消费者,不是互相博弈,更多的是合作关系。

“我们不会进入固定领域。”赵明再次强调了业务的“边界”,“荣耀不会投资IoT公司,也不会自己做洗衣机、电饭煲、空气净化器等产品。”

在赵明看来,不管物联网还是互联网的连接,手机都是第一入口,要让用户选择荣耀作为入口,第一要务就是把手机本身做得更好。

克制,又一次出现在了手机线下店的布局。

曾经在线下发起“人民战争”地毯式铺设门店的Ov,开始线下收紧,优化渠道,主打提供服务和产品体验的超级旗舰店。同时,OPPO开始进驻一二线城市的mall圈,预计2020年将完成进驻近2000家购物中心。

相较之下,荣耀的步伐像是在“打磨”。

2018年9月30日,荣耀沈阳中街店成为第一个进入核心商圈的门店;今年3月进入上海五角场shopping mall开店;4月27日,昆明潮玩店荣耀Life开业。荣耀Life店是荣耀第100个Shopping Mall店,这之前,荣耀的线下门店布局接近2000家。

效率和市场稀释度成为荣耀的衡量指标,而非开店数量。

“这一片区域要开10家荣耀的店,那肯定大家都活得不好,如果开一家店大家肯定活得就很好。”赵明在动态中摸索最合适的边界,“我们可能会永远控制好我们的欲望,永远不会把它做饱和。”

二级火箭变轨

华为正处于战略结构转移期,消费者业务与运营商业务被赋予了不同使命。

任正非将运营商业务比作战时的“西安”——基础坚固,要突破“尖刀”产品,由公司管理层亲自抓改革;消费者业务则像“延安”——组织设计和薪酬分配独立,在自主改革中去试验一种新的可能。

全球范围内,虽然面临诸多外界打压,但华为和荣耀势头正劲。4月22日,华为首次公布了季度财报,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797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39%,不过研发成本等投入过多,净利润率增长仅为约8%。

同期,苹果凭借“硬转软”,在iPhone的销售收入下降15%的同时,在服务收入获得了19%的同比增长。华尔街对于苹果第二财季的营收,预计同比下降6.1%。苹果的出货量乏力,也影响到了三星。因芯片价格下跌、显示面板市场需求放缓等多重因素,2019年第一季度,三星电子的销售额和营业利润均同比、环比下滑。

在4月初的誓师大会上,华为定下了消费者业务的销售收入目标:在三年内达到1000亿美元,在2023年达到1500亿美元。

身处消费者业务体系,赵明没有透露荣耀在目标中的占比,他只是表示,从销量占比、增速上看,荣耀在整个体系中的占比一直相对比较稳定。

这个战略节点,荣耀叫做“二级火箭助推”,它将调整新的战略定位和要求,在助推过程中形成一个轨道变轨,打法随之升级。变轨也在荣耀的思维模式中逐渐调整,永远呈现一个demo的状态。

全球化的今天,荣耀的变轨也匹配到了海外,赵明预计今年海外市场会维持100%的增长。

“我们核心的思想是荣耀的思维模式和商业模式,以及运用效率,其实荣耀在海外做了几十个国家的市场,到现在也就两三百人,你可以想象我们的效率。”赵明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我们最缺的就是有商业管理意识的国家主管,我们要快速地成长,我今年的重点工作就是培养人。”

不过,对于什么时候实现“全球前四”、“中国前二”,赵明没有设时间表,在他看来,与其纠结今年还是明年达标,不如去分析自身欠缺什么。“你能知道市场发生什么变化,你能知道对手出什么牌?你只能决定你怎么做得更好。”

【返回列表页】

地址: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ICP备案编号: